每周一案:与多名老板长期保持“合作”关系,他面对财富迷失自我

2023-07-28  来自: 威海粮油发展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:35

心态失衡,自我麻痹让贪念潜滋暗长

杨秀德出生于文山县一个普通农村家庭,在家中排行老大,下面还有四个妹妹。兄妹5人,有4人成长为公职人员。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村家庭,有兄弟姐妹5人是较为常见的,但能把4个孩子培养成公职人员的并不多见。并且,杨秀德还一步步成长为州住建局“一把手”、正处级领导干部,这使得他一度成为当地引以为傲的励志榜样。然而,这励志的故事却终结在了2022314日。这天,他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。

“小时候家里穷,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,父母教育我们,只有好好读书,长大才能有出息。”杨秀德说,长大能有一份好的工作、能拿工资便成了他人生的追求。19849月,中专毕业的杨秀德被分配到文山县小街区公所工作,拿上了有保障的工资,也成为了妹妹们学习的榜样。杨秀德在小街区公所工作4年,在这4年里,他通过努力考上了。之后,因为踏实肯干、吃苦耐劳,被组织推荐到省、州学习城乡规划知识,并全程参与了文山县的区乡规划编制工作,迅速成长为该县建设领域的业务骨干。1999年,年仅34岁的杨秀德被提拔为文山县城建局“一把手”。之后,又成为州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“一把手”。

杨秀德一步步成长为身处重要岗位的领导干部,有自身的努力,但更多的是组织对他的信任和培养。他本应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,不断加强党性修养,不负组织信任,以兢兢业业的工作回报组织。然而,随着岗位变换和职位升迁,杨秀德的思想觉悟和政治素养不仅没有随之提升,反而慢慢偏离了廉洁从政的轨道,在一次次的觥筹交错、推杯换盏之间放纵自己、迷失方向。

“看着周围很多人抽好烟、喝好酒、穿名牌、坐豪车、住别墅,我很羡慕。而反观自己,审批了很多楼房,却住老旧单元房,工资只能养家糊口,还担心万一父母生病去哪里找钱……”在虚荣与攀比心理的驱使下,杨秀德的心态开始失衡。为了满足自己对财富的占有欲,2002年春节前夕,杨秀德收受了人生中的红包1万元。初尝权力变现的甜头后,他便一发不可收拾,贪念潜滋暗长,行为也愈发脱轨越界。

“我和老板们保持了长期稳定的利益输送关系,逢年过节1万元、2万元,审批项目规划、资质升级5万元、10万元甚至20万元,这种交易,在我这里成为了理所当然,而党纪国法却成了‘稻草人’、耳旁风。”杨秀德说。经查,有的老板与杨秀德保持了长达11年的“合作”关系,先后24次送给其共计72万元。

“从善如登,从恶如崩”。理想信念的丧失,让杨秀德的心态失衡,在一次次放纵中迷失了自我,在自我麻痹中跌入了欲望的深渊,一步一步突破底线、触碰高压线。

精神迷失,沦为政治蜕变的“两面人”

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,要坚决清除同党离心离德的“两面人”。何为“两面人”?有的修身不正、善于伪装,表里不一、欺上瞒下,说一套做一套、当面一套背后一套;有的公开场合要求下属坚定理想信念,背地里自己不敬苍生敬鬼神,笃信风水、迷信“大师”;有的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,张口“廉洁”闭口“清正”,私底下却疯狂敛财。这些表现放在杨秀德身上,再贴切不过了。

作为文山州住建系统的“一把手”,杨秀德人前大讲坚定理想信念,私底下却不信马列信鬼神,在随身携带的手机里藏着“升官发财符”“平安符”。为掩盖其收受贿赂的惶恐与不安,他连续3年到外地烧香拜佛求平安。

杨秀德在忏悔书中写道:“有人说,人在大病初愈时特别清醒;也有人说,人在血本无归时特别清醒;而我要说,人在失去自由时特别清醒。反思我腐化堕落的过程,根本上是理想信念出了问题,是思想的‘总开关’没有拧紧,是政治的‘方向盘’握得不牢,才让权欲侵蚀了理想、贪心蚕食了信念,最终坠入了罪恶的深渊。”

对党忠诚、一直不叛党是写在入党誓词里的,是基本的要求。而杨秀德对党不忠诚不老实,在组织面前耍心眼,谎报瞒报个人重大事项。2021年组织找其谈话时,他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一直跟党走,并签下廉洁承诺书,实则早已在贪腐的路上越走越远。

信仰的松动常在不知不觉间,当信仰缺乏、理想信念不坚定后,权钱的欲望自然占据上风、填满内心。杨秀德“从小苦日子过怕了”,自从有了权力寻租的机会、有了第一次的收受红包,胆子便越来越大,疯狂收敛财物,与老板们保持长期的“合作”关系,在财富面前把党性修养全都抛在了脑后,在一声声“德哥”的称呼中纪法防线失守。

杨秀德忏悔道,这些年,经常参加党组织的活动,也曾到省、州党校学习,在各种会议上讲反腐倡廉,但在内心深处,意志在消减,信念在动摇,没能守住党纪国法底线,被眼前的利益迷惑,不仅让文山平添了许多“烂尾楼”,也让自己的人生烂了尾,最终成了财富的俘虏、人民的罪人。

滥权谋私,为烂尾楼盘站台撑腰

随着职位的升迁,杨秀德与商人老板之间的接触多起来,吃吃喝喝也就成为常态。面对种种利益诱惑,杨秀德丢盔弃甲、缴械投降,贪欲战胜自律,心甘情愿被围猎。

自古敬畏无遗祸,从来任性有余殃。在被财富和利益异化的“人情”裹挟下,杨秀德的廉洁底线失守、溃散。商人老板从“德哥,快过节了,表示点心意”“过年了,来看看你”,逐渐发展到后来“德哥,帮忙看看规划方案”“规划审批麻烦多多关照”。杨秀德深陷利益交换无法自拔。

2010年,文山市某房地产项目动工建设,在没有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国有土地使用证的情况下,开发商李某某找到杨秀德,并送给其40万元。收了好处的杨秀德,未经审查就“签发”了该项目的房屋预售许可证。拿到房屋预售许可证的开发商面向社会公开发售,但由于经营管理不善、资金链断裂,该项目在2015年“烂尾”,成为文山州典型的烂尾楼之一。李某某为筹措资金,竟将该项目多套房屋“一房多卖”并顺利通过住建部门的登记备案。除了商品房,还有个别保障房也因杨秀德的违规审批导致“烂尾”,让专项资金大量流失,在社会上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。

在州住建局局长位置上的杨秀德,面对工程老板的围猎是来者不拒、有钱就收,而面对文山的“烂尾楼”却罔顾纪法、视而不见,甚至一度为“烂尾楼”站台撑腰。在审查调查人员与其谈话时,杨秀德这样讲述自己当时的心态:“手里有权力,帮助老板办办事,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,自己为老板办了事,还可以得到好处。”杨秀德把人民赋予的权力变为自己谋取私利的工具,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的职责和使命,让文山一度成为云南省烂尾楼多的州市之一,严重破坏了社会公平正义和经济秩序,同时他自己也深陷犯罪的泥淖不能自拔。

掩耳盗铃,最终只是做了财富的搬运工

“在我的意识中,假装还老板的钱,既能掩盖自己的非法收入,也能让自己少一些担惊受怕,感觉是当时好的选择。”抱着这种自欺欺人的心态,2018年,杨秀德为规避组织审查、掩盖收受商人华某某30万元的事实,与华某某商定写假“收条”来欺瞒组织。当组织找到杨秀德核实时,他信誓旦旦地表示已将30万元归还华某某,两人之间仅是正常借款,不存在不正当经济往来。

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只要有违纪违法行为就会留下蛛丝马迹,处心积虑、看似瞒天过海的招数,实则掩耳盗铃、自欺欺人。不管杨秀德如何挖空心思、掩盖隐藏,终究逃不过纪法的惩处,最终只是做了财富的搬运工。

2002年至2017年间,杨秀德利用担任原文山县城建局(建设局)局长,州住建局党组书记、局长等职务便利,先后收受30多名老板财物共计407.8万元。

然而,杨秀德被留置后,审查调查人员迅速到其居住的房屋、办公室等地搜查,却没有发现大额现金。另经调查,杨秀德及其家人银行账户上的余额也只有十几万元,其近亲属的银行账户也没有任何代持现金的情况。那么,收受的贿赂款到哪里去了?这让审查调查人员颇为费解。

为了弄清楚杨秀德收受贿赂款的去向,审查调查人员对与杨秀德关系密切的人员进行摸排,发现其侄女刚满18岁就在文山市拥有一套价值不菲的别墅,这与其侄女的家庭收入严重不符。审查调查人员多方摸排,取得有力证据,促使杨秀德如实交代了为隐匿受贿所得,将受贿款用于购买2处房产并分别登记在其妹妹、侄女名下的事实。“之所以将这两套房子登记在妹妹和侄女的名下,主要是为了掩人耳目,怕被组织发现自己的收入与财产不相符;再者,也可以将这些收受贿赂的钱通过买房的方式来‘洗白’。”杨秀德交代说。

然而,非法获得的钱款无论怎么“洗”都洗不掉违纪违法的“颜色”,无论如何“闪转腾挪”,到头来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

公司动态
公司动态


威海粮油发展有限公司         联系电话:0631-8561801



CopyRight © 版权所有: 威海粮油发展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恒汇科技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:鲁ICP备2023003396号-1


扫一扫访问移动端